刘欢还能拿本季歌王吗?波琳娜会成为第二个结石姐,成为《歌手》又一个“美脚社区外国歌王”吗?当这一季神仙打架赛程过半,这已经成为本季最大悬念。

波琳娜本场再拿第一。放出大招唱《欢颜》的齐豫第二,刘欢第三。毫不油腻的杨坤拿下第四。

杨乃文连续两场垫底,遭到淘汰。从这位毫不妥协的个性女声登上歌手舞台开始,这或许就已经是注定的结局。

比较令人意外的声入人心仅获第六,之前排名一直稳定的青峰第五。

按照过往规律,本季歌王也应该会在首发歌手中间产生。但现在看来,这一规律很可能在本季被打破。

在许多人看来,本季开始前被认为预订歌王的刘欢,正在逐渐远离歌王宝座,虽然他本场排名第三李小星,但因为上一场只排名第五,所以综合排名仅高于杨乃文,在在线的七位歌手里位列第六。

如果刘欢最终拿到歌王,也几乎肯定会创造六季歌王常规赛收束之地成绩最低纪录。

而无论从成绩、现场观众反应还是歌路上看,补位歌手波琳娜显然更符合《歌手》历届歌王的标准。

但另一个问题是:对于在这个“流行音乐”不再“流行”、华语乐坛持续萎靡不振的时代硬扛到第七季,并依旧保持着极高的节目水准、音乐品质与话题度的《歌手》来说,谁是歌王,还重要吗?

对于赛前被铺天盖地的声音“预订”歌王,但自己只想为原创音乐做点事情的刘欢来说,如果最终失去这个歌王而遭受某些网民的质疑,这件事,又重要吗?

为什么刘欢在《歌手》舞台很难赢波琳娜?

在本场之前,刘欢拿下过两场单场第一,但其他场次的排名并不出色,而波琳娜除了上一场,几乎一直稳居王者区。

仅从歌王争斗战来讲,刘欢在某种程度上似乎已经开始掉队了。

这种掉队或许带有点主动性。因为相比其他歌手,刘欢很显然有着更明确的选歌标注,就是把更丰富的流行音乐呈现给观众,就像他的节目音乐合伙人李锐所说,这是刘欢送给观众的礼物。但并不是每一份礼物,都能得到现场500听审团的喜爱。

而波琳娜则再次证明了洪涛出色的眼光,这个苦苦支撑了节目七年的男人,当然知道什么样的歌手和选歌,最有可能征服这个舞台。

波琳娜就是那个标准答案。

本场她拿出的是自己的经典歌曲——《剧已终》。当一袭红搭配蕾丝面具、一袭惹火的露背长裙的波琳娜与六位伴舞带着强大气场把一场“假面舞会”带到观众面前,她已经锁定了观众的目光,而她专门邀大卫进行中文填词并用中文开唱,则更是完全锁定了观众的耳朵。

更厉害的是,她还是代磊新浪博客一位技术几乎毫无瑕疵的歌者,当她迷人高亢的嗓音在动感舞曲中火力全开,那是一个出色歌手对现场绝佳的掌控力。

这不仅是一首歌,更是一场完美大秀,是波琳娜精心打造的献给观众的专属音乐舞会!而当面具舞者用人工威亚将她托举至空中,而她用不换气的唱功将歌曲演绎到最高潮,全场气氛也被引燃到了最高点。

完美演出。

如果拿过去六季歌手中的王牌做对比,她的异域特色好似结石姐,必须犯规的游戏第五季铁肺唱功类似邓紫棋,而点燃舞台的实力又令人想起李玟,当这么一个拥有《歌手》舞台多项杀手锏的全能型选手登场,还有谁能阻挡她的歌王之路?

刘欢无疑是一位值得敬重的歌者和毫无疑义的音乐大师,但在《歌手》的战场上,他也许从窦骁雷宇铮来都不是最强的战士。网管哥因为歌王根本不是他最想要争夺的。

即使在上一场排名极度不利,本场从理论上完全可能被淘汰的情况下,他选取的依然是24年前为电视剧《胡雪岩》创作的歌曲《去者+情怨》这样的大招而非杀招。

从技术上讲这首歌的难度超过现场任何一首歌,但观众会不会被24年前的一首带有传统京韵等深沉音乐内涵的作品打动,这是另一回事。

好在刘欢证明了,九层妖塔,qq浏览器下载,香港购物大师何以被称为大师。

五分钟,一开口就是传统文化,一出手,就是国粹盛宴。

开场一句“人鬼天地”,是带着观众启动了时代大幕,进入歌曲,到了“生死命注休怨早”,那是谢易光唱出了主人公的命运坚守与无奈宿命,去者的故事,就在刘欢深沉浑厚的歌声中,起落跌宕。

然后是中场间奏,刘欢先走起了戏步,再小手一直指,亲自拉起了京胡,这时候现场扬琴、锣鼓镲和京剧团的伴奏齐鸣,刘欢的唱法改用戏腔,婉转悠扬间,吐字呼吸尽是京韵。

将流行音乐与中国传统戏曲元素结合本已是高难度,更难的是在歌曲中融入京剧的唱腔,一首歌唱出了胡雪岩一生所得、一生所失。更是容有底止唱出了刘欢对流行音乐寻寻觅觅的一生所念、一生所求。这是真正的大师之作。

仅获第三。

不能说现场观众投错了,这就是本场刘欢合理的排名。能让曲高而不和寡,刘欢已经做得很出色了。

但要凭这样一首歌,去击败玻璃姐的超级大招,有胜算吗?没有。

本季歌王中的黑马,会在齐豫杨坤吴青峰中产生吗?声入人心男团可能吗?

但本季歌王是不是已经锁定了刘欢波琳娜呢?不是的,还有好几位首发歌手都有可能。

首先是齐豫的排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上升。本场一首《欢颜》让她拿到了《歌手》舞台上个人最高的第二名。实至名归。

很多人都在等她唱这首歌,莲原花青素胶囊之前周深曾经翻唱让这首歌再度大火,原唱再现四十年前的经典,怎么样呢?六个字——“如梦、如幻、如真”。

周深的欢颜,是用心炮制,齐豫的欢颜,是岁月流金。

一开唱,就是超脱俗世的悲悯,她站在那里,就是歌。

齐豫的嗓音的确不像当年了,但明显带着岁月的打hallite密封件磨,过去总有人说齐豫是天籁,我却觉得40年后,齐豫唱的,是人间。

时光深处的诗境附着了漫长岁月里层层叠叠的迷失与看透,缥缈空灵的嗓音完成了音乐与文学美学的完美相遇和惺惺相惜。

在那一刻许多人突然惊觉,高雅与流行原来是可以共鸣的,这就是齐豫独特的魅力,问题是仙女的魔法,能不能一直施展到最后瑾色良缘呢?

本场值得一提的还有杨坤。从油腻争议走出来的他,或许终于找到了《歌手》中最正确的位置。

本场一首烟嗓再发力却全面去油腻的走心之作《真的很在乎》。细诉出伤情落寞无奈,悠悠唱来,往事呼之欲出,听得出歌者在用心唱,唱的那往事一波波踏浪而来,从汹涌到释怀,是planetsuzy值得人们为之动容的用心演绎。

这场比较让我意外的是声入人心男团,一首摇滚歌曲,优点是燃,缺点是没有将四个人的特点真正发挥出来。

虽然皮衣皮裤齐上阵“帅到飞起”,但将这首充满情怀与回忆的歌曲进行四重唱的硬核改编之后,实际上是流行唱法为主美声成为点缀,燃情少年们在尽情释放自己的小宇宙,将整个舞台彻底点燃的同时,可能却失去了阿龙川菜最独特的部分。

阿龙川菜无疑是有实力的组合,但《歌手》舞台能唱到现在的,个个不是善茬儿,如何找到流行性与自身特色之间的平衡,或许是接下来这个寄托着梅溪湖女孩无数期待的组合能走到多远多深的关键。

同样遭遇选歌bgu的31656部队是吴青峰,事实证明任何人都是有短板的,当吴青峰遇上汪峰的原创的作品《地心》,不是说他唱的不好,但青峰那极具辨识度的嗓音与爆发的力量混合之后,燃烧的感情在穿透力的歌声中自然起伏和爆发,却缺少了最后震撼人心的一击。

如何在求新的同时扬长避短,或许是本场综合排名依然稳居第一的青峰征战歌王之路上的关键。

杨乃文为什么被淘汰?谁是歌王还重要吗?

本场最无可避免又最让人遗憾的部分,是杨乃文两场垫底被淘汰。

虽然我们都知道《歌手》的舞台上,像杨乃文这样的歌手并不吃香,但上一场唱了万众期待的《女爵》,结果综合得票率只有8.865%,这一场唱了更任性的刘惜君的《浪里游》,再度垫底被淘汰,还是输得让人有些心疼。

因为杨乃文唱得一点都不差呀。

这一场的《浪里游》,是《歌手》舞台少有的对都市女性心境的直白表达,那充满故事感的女嗓和自信的气场在整首歌中宣泄而出,唱出的是都市女性面的感情消涨的游刃有余,尤其是一句:“我在浪里游,谁在浪里游”更是以质感声线尽诉层层叠叠的生命波澜之后,现代女子终于可以坦荡浪里游。

我们知道这样的歌几乎肯定输,很难赢,但无法不被这样的歌声和歌者打动。

而这又让我想起一个问题:这一季的《歌手》唱的那些歌,实际上是七季以来流行度最低的,这似乎不应该是一档正在面对七年之痒的综艺该做的事情。

《歌手》的收视率,前三季一直直线上升,第三季首播创下了2.75%的巅峰。但后三季几乎是断崖式下跌,本季创下史上最低,未能破一。

现在唱衰《歌手》的理由似乎也非常充分:第七季《歌手》的平均收视率,几乎肯定会创下新低。

但这就是故事的全部吗?艺恩播映指数显示,《歌手2019》连续第7周蝉联综艺榜第一。1.1万人在豆瓣上给本季《歌手》打出了7.5分。

这样看来,任性的《歌手》似乎并不像有些人说的那么衰。可《歌手》为什么要这么任性?

在这个流行音乐不再流行的时代里,各种音乐综艺仿佛成为各小雪提莫类老歌、好听的歌曲的复读机,为听者们提供各种怀旧和情感抚慰,这似乎也是收视上最容易的选择。

但《歌手》tracob选择的是原创,这句话可以换种说法就是:自绝于流量。

本季的另一个特点是歌手们对名次变得前所未有的佛系。虽然洪涛的念排名游戏表面上依然惊心动魄,但即使排名一度游走在后几位的刘欢齐豫,也并没有为了迎合听审团去选择更流行、传唱度更高的歌曲。

总导演洪啸的说法是:“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歌手》2019已经不是完全凭借楚雅赵然竞技或者排名去吸引观众了,更多的是靠节目的特质和歌手的魅力。”

我想这道出了本季《歌手》的本质:作为一档竞技类综艺,谁是歌王、谁被淘汰的悬念依然重要,但已经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音乐的品质本身被凸显。

流量时代的观众更没有耐心了。这个时代加速了综艺的奔跑,也让《歌手》坚守原创的过程更荆棘丛生。节目需要想尽办法完成突破,否则便只能困囿在昔日的光环之下,等待洗牌的到来。

华语乐坛的萎靡不振令节目找歌手和选歌都日益艰难。与此同时,综艺市场同类节目的模式消耗、网综的崛起以及短视频等新型娱乐方式的崛起,都让《歌手》遇到了更多的挑战。

但在大众审美趣味的强大稳固性之间,《歌手》依然选择了原创,选择让歌手们在舞台上唱出自己想唱的流行度未必那么强的好歌。这种任性很宝贵。

时风变了,面对娱乐化,似乎再没有冥顽不化的人,大家都兴高采烈地共赴一场娱乐时代的大秀,但《歌手》从这季开始前定下的基调就是:坚守原创。刘欢在《歌手2019》的发布会上便已透露出:上节目,就是为了宠着你玖叁 “刘欢原创音乐基金”。

那么谁是歌王还重要吗?作为每季《歌手》最关键的悬念,它依然重要。

从歌王本身的冯国辉归属看,刘欢和波琳娜很可能进入总决赛最后的王者之争,齐豫青峰杨坤则都有可能成为他们进入最后对决之前击败的对手,这场排名游戏并不是那么难猜,但真正珍贵的是,刘欢这样的歌手对待排名的佛系,以及《歌手》对待收视率的相对佛系。

那么什么才是最重要的?齐豫在台上用天籁之音唱道,“弦轻拨,声低吟,那是歌…”

刘欢波琳娜谁能拿下本季歌王?阿龙川菜可能吗?相对于在一个好歌稀薄的时代里唱出好歌,这些问题,就没那么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