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有关小辫儿张云雷的话题中,莹光棒成了一个热词。莹光棒本棒一脸懵:"莹光棒招谁惹谁了?"

有些人紧张的倒不是一支小小莹光棒,而是"饭圈"大举进入传统相声曲艺圈子。

对相声曲艺的某些老派观众来说,觉得有些乱糟糟。对这个现象进行讨论,表达自己的意见,谁也不能拦着,必竟观众发表意见是观众固有权力之一。但就此对一个普遍现象而归罪于小辫儿张云雷杨九郎这一对相声搭档是不公平的,而这个现象到底是好是坏也是值得分析探讨的,上来就定性为破坏传统再搜集一些个别粉丝的言论来佐证,这种逻辑是说不通也不能服人的。

饭圈粉丝团应援文化据说是从韩流开始是个外来流行文化现象。没有追过星,小作文(因为被嘲笑为小作文写手,这里索性拿来做个自称罢)对此没有考证。但粉丝文化已经是演艺娱乐活动中的普遍现象,日常生活中也早已习以为常并不是少见多怪的了。在传统相声曲艺的娱乐活动中,出现粉丝活动饭圈文化现象,不是今天才有,更不是小辫儿张云雷杨九郎的演出活动中才有。

对传统相声曲艺活动来说,观众对演员艺人的喜爱,自老年间就有"捧角儿"的现象。翻翻老年间曲艺鼎盛的地界如京津沪的老报纸,各种撕各种打不比今天少。不同的是因为是提名道姓的"捧角儿"也有各家报纸维护自身形象,决没有下三路的污言秽语,互相攻击都是引经据典文词雅训。没有今天网络上非实名制下的个人情绪暴走时的百无禁忌。不论文捧武捧,旧社会的这一套操作也不是全无问题,比如武捧中种种:旧时小园子先入座后打钱,就有对家派人一人占一桌,哄堂闹事。有卖票的园子直接派人去现场故意自己人打起来闹事搅了演出。或者是在要捧的角儿上场前决不入场,角儿上场时才入场,角儿下场时集体退场,以示只听角儿一人,其他演员不值一听。在现时社会这些现象不算是涉黑也是寻衅滋事最低也是某些观众素质问题。对角儿之外的演员再不喜欢听,起码的剧场礼仪还是要尊重的,踩别人捧角儿,不会显得多么独秀反而招黑。这是捧角儿发展到现在出现的各种表现。

"捧角儿"是从未断绝过的。文革时代,有一位老电影艺术家被冲击生活难以为继,她的一群观众找到她,每个观众从自己当月的粮票各种票中省出来一部分支撑她渡过苦难岁月。真正的捧角儿是这种亲人般的感情,演员和观众之间是真的"心连心",好的时候"锦上添花",不好的时候"雪中送炭"。而一般的口口声声爱呀喜欢呀繁花锦簇时挤破头都要凑热闹,台上唱不了说不了"色衰爱驰"立刻弃之不顾,这不叫捧角儿。这就是一般观众的普遍现象。对这一类观众是不必批评的,因为一般观众就是要选择角儿正红的时候来看角儿最好的艺术,当这位角儿艺术颠峰时期过后,观众去追逐其他当红艺人也是观众的权力,观众已经花了票钱,不能要求观众只守着一位角儿,没有这个道理。而角儿和一些老观众建立起的感情能有始有终持续不断是"捧角儿"的"真捧"。这种角儿和老观众的感情甚至可以是生死之交。有一位评剧出身的广受大众喜爱的老艺术家,她在晚年时,不愿意自己的身后事按城里的方式处理,有一位她的老观众知道了,做了安排,把她接到一处僻静的乡下,按她的意愿在她过世后按老法子处理好后事,她的儿子对这位老观众感激的不得了(这件事是她儿子亲口说的)。什么是"捧角儿"?捧你一辈子,捧到死!

而粉团文化则取的是普遍观众这个范围,也不乏死忠粉,但有效组织起来的大多数粉丝则是易变易流的,也有组织的成功的粉团相对稳定有持续发展力。粉丝饭圈是新生代观众对自己喜欢的艺人演员的追随形成的社会文化现象,也是艺人演员公司经营中对吸引观众组织观众实现经营目的的一种方式方法。有其正面作用,也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各种恶臭问题。最为观众所厌恶的就是各种撕X大战中的污言秽语,是网络公害。而职粉的出现使粉圈形成利益链条,大多数饭圈组织者还是能守法运营,也有各种肖小之徒混迹其中弄虚做假坑蒙拐骗勒索敲诈,使饭圈形象大打折扣。

不论是传统的捧角儿还是时下的饭圈粉团文化,都会有正反两面的作用或影响。取其正面抵制恶臭是必然之路,也是演员艺人要随时注意的地方,引导自己的拥趸或粉圈向健康的方向发展自觉抵制各种不好现象是个持续不断的过程。

由此可见,在传统相声曲艺的观众不论是捧角儿形式还是粉圏形式,只要是正确的支持方式都无所谓,而反之是恶臭的方式则必定会被批评和抵制。有些论者简单粗暴地认为粉圈文化不适用于相声曲艺,看见莹光棒就如临大敌,这也太杯弓蛇影了吧。

在新生代观众因为喜爱小辫儿张云雷杨九郎而涌入他们的表演现场时,在这些年轻新观众用已经习惯了的粉丝行为来支持相对陌生的传统文艺时,有什么理由一定要求只能按捧角儿的老传统而不能有新生代自己的方式呢?有部分观众担心或反对的不过是饭圈中的负面部分而已,对其正面的作用也一起拒之门外吗?传统捧角儿的方式中不也一样有跟不上时代的糟粕吗?

​借题发挥,故意混淆视听,利用某种观众情绪引导批评甚至是捏造抹黑,对小辫儿张云雷杨九郎的攻击,可以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