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是汉初鼎定天下的“三杰”之一, 中国古代著名的 贤相良辅。汉高祖刘邦对他在建立西汉王朝中的功劳给予 了高度评价: “镇国家, 抚百姓, 给馈饷, 不绝粮道, 吾不如 萧何。”关内侯鄂秋揣摩上意, 将萧何之功 提高到一个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萧何常全关中待陛下, 此万世功也”。西汉建立后, 刘邦为加强 中央集权, 以谋反为借口,先后翦灭了臧荼、韩信、彭越、英 布等功高震主、不利于巩固西汉新生政权的异姓诸侯, 而萧 何“谨守管龠,因民之疾秦法 ,顺流与之更始”, 功勋卓著, “位冠群臣,声施后世”。 萧何没有显赫的家世, 根据 “家贫无行, 不得推择为 吏”[的秦朝选官制度推测, 他能够被推择 为县吏, 大概出身于中小地主家庭。因为他做事认真, 待人 宽厚, 能力超越同事, 不久就以“文毋害 ”(无人能伤害)晋 升为沛县的主吏掾。

萧何与刘邦的关系, 是其政治活动中最重要的内容。 刘邦是萧何很早就结识的好友之一,二人不仅是贫贱之交, 更是患难之友。刘邦未做亭长时, 不拘小节,贪酒好色, 被 人看不起, 却为萧何所重。刘邦几次触犯秦朝法律, 萧何全 力斡旋, 使其化险为夷。做了亭长的刘邦奉命到咸阳服役, 别人送 300钱给他作路费, 只有萧何对他格外关照, 送了 500钱。这件小事说明,萧、刘二人在丰沛起义前关系已非 同一般了。 刘邦与吕后的婚姻,萧何也有撮合之功。沛县县令的 好友吕公请客, 赴宴者都要送贺礼。萧何担任宴会的主管, 负责收贺礼。送 1000钱以上的宾客才可以坐在堂上。 刘 邦谎称送礼 10000钱,实际上一个钱也没带。萧何为刘邦 开脱, 不加阻止。刘邦因此得以大模大样地坐在堂上, 表现 得洒脱大方。正是在这次宴会上,吕公看中了刘邦, 把女儿 许配给他为妻, 她便是后来的吕后。

萧何不但慧眼识英才, 而且宽宏大度, 不计私怨荐贤 相。萧何与曹参既是同乡, 又是共同协助刘邦在沛县起事 的老战友。灭秦之后, 曹参随刘邦南征北战, 萧何留守关 中, 二人交往稀少。西汉建立, 刘邦评定功臣名次, 以萧何 为首。战功卓著的曹参不服, 与萧何争功, 二人因此产生了 嫌隙。曹参在齐国为相九年, 文献不见他在此期间与萧何 往来的记载。即便如此, 萧何临终前,仍然向惠帝推荐曹参 接替他为丞相, 表现了优秀政治家以大局为重、不因私废公 的气度和风范。萧何任相期间 ,在政治、经济、人事、法制上 制定了一系列规章制度。 继任者曹参“举事无所变更, 一 遵何之约束。 楚汉相争,长达五年, 萧何治理关中井井有条。汉得三 秦后,未及巩固便出关东征。萧何“留守关中, 侍太子, 治栎 阳,为令约束,立宗庙社稷、宫室、县邑”在刘邦多次失军亡众, 溃不成军时

司马迁最早记载了萧何作汉律的问题, 但并没有说所 作的汉律是 9章; 200年后的班固不知以何为依据, 确切地 指明萧何所作为“九章 ”之律。虽然 《汉书》、《晋书》、《唐 律疏议》的作者都认为萧何作的是 “九章之律”, 但对萧何 作律的依据则存在分歧。 班固认为 “萧何捃摭秦法, 取其 宜于时者, 作律九章 ”, “九章律”的基础是《秦律 》; 而 《晋 书》和《唐律疏议》的作者则认为萧何的依据是李悝的《法 经》,在《法经》的基础上萧何新创户、兴、厩三章, 成 “九章 之律”。

萧何此举, 犹如秦朝王翦 伐楚请美田宅甚众之意, 汉初君臣以术相持于此可见。尽 管如此, 由于萧何为相多年, 在百姓中有相当影响,他虽然 一再设法自保,最终还是被刘邦打入监狱。赖王卫尉说情, 才免遭厄运。不过,萧何虽受牢狱之灾, 却保住了官爵, 荣 享后世。在“伴君如伴虎”的时代,这样的结果也算是难得 的幸运了。 萧何为相多年, 完全有条件为后代留下丰厚的遗产, 但他没有这样做。萧何 所置田宅, 多在穷乡僻壤, 而且 不建围墙。他说: “后世贤, 师吾俭。 不贤, 毋为势 家所 夺。 ”2019)其实, 萧何此举又何尝不是为了自 保。萧何的全身之道,有两点对后世颇有借鉴作用: 一是要 认识学会避嫌的重要性; 二是要在嫌疑未产生之前即加以 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