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袁姗姗,大部分的观众都是通过于正的剧认识她的。袁姗姗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2012年出演《宫锁珠帘》中“怜儿”一角,获得诸多人气。之后出演过多部电视剧的女主角,然而负面的声音却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无论演什么戏她都经常被送上热搜。直到她在微博上晒出了自己的健身照片,意想不到的获得了网魔兽世界转移待定友的一致好评,有了“马甲线女王”的称号,成了大家心目中的励志女神。而今端午,日本漫画大全,本田翼由袁姗姗参加的亲情观察成长励志节目的《我家那闺女》正在热播,袁爸的冷幽默让观众喜欢上了这对父女。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观看袁姗姗专访

曹可凡:姗姗你好!

袁姗姗:你好!

曹可凡:我看你也尝试一些综艺节目,做一些小品,其实这个对演员来说也挺难的,尤其是做一些综艺节目,需要有些即兴的东西,跟平时做演员的状态是完全不同的?

袁姗姗:是,这么说我还真的是,挺喜欢尝试的一个人,真的是。

曹可凡:当我们在做资料的时候,我们发现很有意思,就是说网友给你起很多外号,我看一下挺好玩,“033”、“袁拌饭”、“姗宝”、“二姑娘”等等。从个人的角度来看,你怎么去看待,网友们给你起的那些挺好玩的外号?

袁姗姗:我特别喜欢,我觉得很可爱,“033”是因为我叫袁姗姗,所以就圆(0)一个33,“袁拌饭”是因为我特别爱吃汤拌饭。

曹可凡:真的?

袁姗姗:对,什么拌饭吃菜拌着饭吃。其实这也是很发胖的,但是我很喜欢吃,所以他们叫机关枪女人头我“袁拌饭”。“二姑娘”是有时候因为我性格经常会犯“二”,我生日是2月22日,一年里最二的一天,所以他们叫我“二姑娘”。

曹可凡:所以一路走来,其实你会面对各种各样别人的议论,或者说你好,或者说你不好,作为一个演员怎么去保持,那种特别平衡的心态?

袁姗姗:我要承认我的演艺之路非常地热闹。

曹可凡:没错。

袁姗姗:对,然后我觉得,这对我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有时候不同的声音,也许是我认识自己的一个渠道。

曹可凡:你刚才说到热闹,这个词我觉得很有意思,我在做资料的时候,也看到过一些相关的说法,很有意思很少一个女孩子,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她几乎每一部戏,都受到这么多截然相反的评价,所以作为一个演员来说,当你看到那些不是很善意的说法,心里会怎么想?

袁姗姗:不开心。

曹可凡:是不开心。

袁姗姗:对。

曹可凡:就像我前两天,我突然看到一条新闻就是关于你的,说袁姗姗现在胖得都不行了,然后今天我一看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袁姗姗:首先我觉得我特别感谢以前的经历,让我的心变得更大了,承受力也越来越强了,那么当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我承认我最近是胖了一点,但是也许没有大家说得那么夸张,所以有时候改变不了,大家去作一些这样的误解,只有更好地努力做自己,做到自己心安理得。

袁姗姗能够步入演艺这条路,对她来说也是相当“曲折”。妈妈让她学习小提琴,她自己想考艺术院校学唱歌,可老师却让她改学了表演,就这样考取了北京电影学院。在出名之前,拍了很多戏,全凭一个人闯荡。

曹可凡:所以你小的时候,自己从主观上来说,最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袁姗姗:最想成为一个,我觉得我现在的状态就是小时候想的那个样子,因为我很爱好自由,我曾经有过小的时候爸爸是招当兵的,文艺兵,把我招去。我对我爸爸说不要去,我受不了那个约束。

曹可凡:受不了约束是吗?

袁姗姗:对,我的性格太自由了,我受不了那种天天把我关在那里,每天军训的感觉。我说不行,美人入肉我爸说你真的不去吗?我说不去,他说你不去,我死给你看,我说不要逼我,我真的不去。所以我觉得现在当演员,我可以这个剧组拍完了之后,我有一群特别好的朋友,我再去下一个剧组。我可以到不同的城市,在工作之余也可以去看每一个城市的美景,我觉得这就是我要的生活,这是我从小都很梦想的一个生活。

曹可凡:父母现在怎么去看待你现在做的这份职业?而且就像你说的,整个演艺道路充满着这种热闹,这对家长来说,小心脏也要够坚强。

袁姗姗:我觉得他们现在对我的状态是选择相信,他们非常地相信我。但是刚才您说的那种状态应该是在前几年,他们真的很心累,因为我父母是比较安稳的一个生活,比较传统。我记得小时候,我爸爸对我的教育就是笑不能大声,说话不能大声,你不能穿奇装异服。包括到现在,我出去活动,我爸说你就穿牛仔裤不可以吗?你就穿牛仔裤、白T恤、球鞋,那就是你最好看的样子。这就是爸爸对我的一个评价,到现在都是这样。

曹可凡:有一些演员的家长都会很担心自己的孩子,当然也不是担心,就是关心,尤其是女孩子。有的爸爸妈妈每天在网上看各种各样对自己孩子的评论,你爸爸妈妈会不会这样?或者采取一个,反正我也不管,眼不见为净。

袁姗姗:他们还好,他们也近几年刚学会上网。曾经我在网上最热闹的时候,他们那时候还真的不太会上网。近几年开始学习上网,有时候去看我的新闻,其实最多的应该是看我的戏。现在都已经拍了很多年还珠之子靖阿哥的戏,我妈妈现在都是我最一开始拍的那一两部戏,我妈妈都还在反复看,真的。他们说姗姗,你有比较忠实的粉丝吗?我说我妈。他们会反复去看我演的戏,我觉得他们看我演的戏的时候,他们是觉得很幸福的,因为我们常年是见不到的。

尽管现在的袁姗姗一副看开了的表情,但仍感觉她有一丝紧张和介意。一个女孩,出生公务员家庭,生活安稳,顺风顺水地当上于正御用的女主角,谁会想到会一次又一次的被送上热搜?所幸的是,她不仅扛下来了,还新女神物语用“自黑”的法子扭转局面。

曹可凡:所以我觉得一个演员走过十年之路,再回过头去看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十年让一个演员在这个圈子里面慢慢成长、慢慢成熟。所以现在回过头去看,你现在回想起来,刚从学校毕业,有没有和现在那些年轻的演员一样,更年轻的演员一样,有过那种非常辛苦的跑组的经历?因为我们都无法体会那种年轻演员去跑组的急切的心理。

袁姗姗:有。而且我这个经历时间还挺长的,我记得我那时候不到一个月,反正跑的组30多个组。

曹可凡:一个月跑30多个组?

袁姗姗:不到一个月,每天跑组,有时候一天可以跑好几个组,都在一个宾馆里。

曹可凡:跑组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

袁姗姗:拿着自己的简历,然后去敲门。

曹可凡:invinsible自己去敲门?

袁姗姗:他们上面有剧组的名字,拿着自己的简历去敲门,就把自己的简历递给别人。有的可能会多问,你是哪个学校的,你曾经拍过什么,看有没有合适的角色。也有的可能放这儿吧,然后我们就走了,经常会有这样的。

曹可凡:你觉得从哪一个时段开始,突然觉得这种跑组的经历让你得到一点回馈,是真有跑组之后有人会来找你吗?

袁姗姗:有。我之前演的一部戏叫《野鸭子》,我在里面演方婷婷,那个角色就是跑组争取来的,他们觉得我很适合。

曹可梁久林凡:刘雪华老师大概就是你生命当中的一个贵人,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机缘,让你们之间有这样的一种关系?

袁姗姗:当时也是我人生哥哥我错了的第一个女一号演秦香莲,认识了雪华姐。我觉得那个时候我表演上也很稚嫩,也很紧张,因为第一次演女一号就很紧张。雪华姐曾经演过秦香莲,她这一次要演我的婆婆,所以我很多问题都会去问她、去请教她。我最记得在拍那部戏的时候,因为秦香莲有很多哭戏,那时候有一场我是哭不出来,我自己也很着急。然后雪华姐就一直拍着我的肩膀,她一直在默默地说我的台词,把我带入,然后一直拍,说完之后,她看我好像有一点感觉了,她会对导演说可以开始了。她真的是这样一点点地带我,包括在现场对我也很照顾。

曹可凡:后来你跟于正导演合作,是不是也是刘雪华老师介绍的?

袁姗姗:对,她当时也是在拍《宫1》的时候,她帮我推荐的。

曹可凡:你觉得跟于正导演的这种合作,你现在想起来,对你的这种成长带来最重要包荣亭的影响是什么?

袁姗姗:在大学毕业了之后,加入了于老师的公司,我觉得他们确实给了我几部让大家快速认识到我的几部作品,也是古装作品。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应该是让大家开始认识我吧,让我走入到大家的视线当中去。

曹可凡:《宫锁珠帘》这部片子等于是让你一炮而红,所以当时拍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过这个戏将来会被那么多的观众所喜爱,自己能够迅速地被大家所认识?

袁姗姗:其实当时很多人会对我这样说,但是那个时候我压力很大,也许当时的压力已经超越了彭具才我自己,来了一个好机会,很开心,就已经超越了自己当时应该有的开心。所以压力很大,很紧张,觉得深怕自己做不好,我觉得这个应该是更多一些。

曹可凡:因为同样一个系列,前一部是杨幂演,大家免不了会作一些比较,所以这个时候演员怎么去保持她那种平常心?

袁姗姗:可能是我性格的原因,我没有想太多,我只想自己把这一部能完成好。就好像刚才说的,压力已经胜过了所有的一切,已经让我没有其它的思想再去想一些其它的事情。

2013年,在霍建华,袁姗姗等人主演的古装武侠剧《笑傲江湖》中,袁姗姗饰演了日月神教教主之女任盈盈。该剧开播以来收视率更是居高不下,取得全江辰希顾烟国同时段电视剧收视第一的成绩!但是在高收视的同时,也收到了不少议论,袁姗姗再一次成为热搜的榜首。

袁姗姗:说对我来说,可能就是另一个途径更清楚地认识自己。当然我觉得我对任盈盈也有自己的理解,我们也会根据剧本去表演,所以我觉得都过去了,我觉得也通过《笑傲江湖》让我自己对今后也做了一些改变,更清楚地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和让自己安仔栋笃笑变得更好。

曹可凡:通常拍这样的比较经典的作品,我不知道你的工作方法是什么样,你会不会去看过去拍过的那几版的同样题材的《笑傲江湖》?

袁姗姗:其实翻拍是最难的。

曹可凡:对,因为过去,大家都有一个既入印象。

袁姗姗:翻拍是很难的,我觉得也只有那个时候的我敢干这样的事。

曹可凡:现在不敢了吗?

袁姗姗:也没有不敢,现在可能偷天抢地会更加地小心翼翼。那个时候的我比较懵懂,好像没有太多顾虑的一个人,比较勇敢。还有就是那个时候是新人,你在作品和你将要拍的工作上面,其实可选择性会相对要少,一般演员都是非常被动的,被选择。所以那个时候可能工作的林凯唐慧敏机会会比较少,你演吗?你不演,你就失业。我们那个时候可能也会遇到这样的一个问题。

入行以来,袁姗姗饰演的角情迷阴阳界色,多数都是善良、美貌、智慧的正面角色。但她也不断在做新的尝试,想要突破现有的既定模式在。在电视剧《王的女人》中,她饰演了悲剧女人妙戈,这也是她第一次饰演反派人物。

曹可凡:女孩子演反角,演坏女人,是不是挺有挑战力的?

袁姗姗: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很malenamorgan渴望,我非常渴望去演一些和自己反差非常大的角色,我觉得近几年可能我选择作品上面都有点往这个方向走。

曹可凡:这个人物更立体一些?

袁姗姗:对,不是刻意要去选择这样,而是看到好像挺心动的,就会有这样。

曹可凡:但会担心自己的形象被固定吗?

袁姗姗:我不怕,我可能性格中有那么一点点勇敢吧,我不怕被固定化怎么样。因为我觉得我现在演的每一个角色,我个人认为都有性格的不同之处。包括像《煎饼侠》里的杜潇潇,那是我第一次尝试喜剧,也很紧张。然后演一个很做作又嫌贫爱富,很多缺点的一个女明星,我觉得还挺好玩的。

曹可凡:那时候和陈晓合作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你怎么看陈晓这几年的成长?

袁姗姗:其实我和陈晓,我觉得这几年,我们都有一些经历,也都有一些变化。在《王的女人》的时候,那个时候应该算是我们俩最稚嫩和杨武事件单纯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也刚刚从大学毕业出来,我也是,两个人其实没有想过说将来当演员,我要怎么样。好像每天就傻乎乎的两个人,就像大学同学一样,在一起片场玩,拍着戏,挺乐呵的。现在过去了几年,陈晓有了他的经历,他也有了不同的成长,我也有了我热闹的一面,也有了不同的成长。我觉得几年过去,我们俩都成熟了。

曹可凡:所以你觉得是不是他现在那种男人帮的味道更出来了?

袁姗姗:对,我是觉得他有了家庭和孩子,我觉得他更成熟了。

很多观众都说,袁姗姗其实挺有喜剧天赋的。她和大鹏合作的《煎饼侠》,收获诸多好评。她主演的喜剧电影《所以和黑粉结婚了》获得第12届中美电影节最佳人气演员奖。之后还出演了喜剧电影《疯岳撬佳人》和《缝纫机乐队》,袁姗姗在喜剧之路上也演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

袁姗姗:我的性格中可能也有比较有喜剧的一面。

曹可凡:有搞怪的一面?

袁姗姗:对,有搞怪的那一面,自己挺敢演的。跟小岳岳,跟宝哥一起去演一些喜剧的小品,宋小宝,一起演喜剧的小品,我觉得挺好玩的,自己也觉得很开心。我记得我在和宋小宝宝哥一起演小品的第一期,那是我第一次在那样的舞台上去演小品。我记得在上台之前,我就已经紧张得不行了,我说宝哥,我不想上去了,我说我不想演了,我说我要回去,我不演了。然后宝哥就这样看着我,老妹,这怎么行,你把哥都给说紧张了。就是很紧张,我觉得我第一次上台,我觉得自己是硬着头皮守夜人营地在哪上去的,好多年已经没有这样的感觉。

曹可凡:那么多年没紧张过是吗?

袁姗姗:紧张成那样,我要回家,真的我要回家,我不去了,我不演了。在演完之后,大幕一拉上,小宝就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他说妹妹,你真棒,我当时就热泪盈眶。我就觉得这种体验,我回家了,我特别开心能有这样的体验,也更加证实,我觉得尝试真的会让你有很多不一样、很奇妙的感觉。

曹可凡:演员是一个公众人物,除了工作的一个面相之外,可能还承担一些公众的社会责任。我看到你好像捐助的一个孩子经过手术,后来他慢慢站起来。

袁姗姗:那个时候会觉得有人需要我,就是一种被需要的感觉。

曹可凡:走了十年之后,是不是也会觉得有一个瓶颈是需要你去突破的?

袁姗姗:所以现在放慢了脚步,希望多去生活、多去感受,然后做一些你想做的事情,和演戏之外的事情。

曹可凡:你想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呢?

袁姗姗:很多事情都想做,包括我现在也把儿时放弃的小提琴捡起来了。

曹可凡:是吗?

袁姗姗:对,小时候一直拉琴。我记得小时候拉琴的时候,我妈妈说上初中了,因为学习很紧张,我妈说你可以不用拉琴了。我当时只有一个愿望,我要把小提琴给砸了。

曹可凡:恨死了?

袁姗姗:对,因为好像感觉我的童年都被它给毁掉了,大家出去玩的时候,我在家拉琴。永远看到我们院子里的小孩全部都出去玩了,我自己在家拉琴。那个时候就恨死它了,但是现在长大了觉得,我那时候要坚持下来,我现在得多牛。像今天的发布会一开场,就是大提琴和小提琴,我现在只剩下羡慕了。

曹可凡:你可以再捡起来。

袁姗姗:是,所以现在就很想捡起来。

曹可凡:你是向往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袁姗姗:向往的生活状态,一直有工作,我觉得工作会让人开心。现在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自己觉得很珍惜。

曹可凡:所以我觉得一个人很难得的就是要懂得惜缘、惜情,工作也是一种缘分,能够工作是上天赐予你的一种非常特别的礼物,而且你的工作是能够被大家所看到。

袁姗姗:谢谢!

↙↙点击文末左下角“阅读原文”创盟易购观看袁姗姗专访视频全集